春夏的詹

一美|胡歌

明亮的梅长苏

注意:
1:以下很多描述不管用梅长苏还是林殊称呼,都是指一个人
2:同时涉及蔺苏,靖苏,没有bg
3:带引号的台词大部分靠回忆,意思没大出入
4:配图来自剧照


梅长苏“本性”=林殊“本性”

虽然常看到观众说“我只爱梅长苏,心疼梅长苏”,我知道是出于心疼梅长苏的角度这样说的,但是对我来说,梅长苏是林殊的延续,是背负了沉重负担的不像以前那么随性了的林殊,是会在不同人面前扮演不同角色的,属性更丰富的林殊。对我来说,梅长苏就是没有武力值的林殊,在飞流&蔺晨&江左盟面前,梅长苏对自我最没有隐藏地释放,那个会撒娇会搞怪,经常笑,会斗嘴的梅长苏不就是林殊吗?即使他背负了翻案的重责,但他的心性没有被摧毁。在蔺晨飞流面前,不就是因为他们不认识林殊,梅长苏才能释放自我,那个自我不就是林殊?梅长苏最后跟蔺晨说他认识林殊之后肯定会喜欢他,我认为这个林殊就是“梅长苏+武力值”,林殊/梅长苏的智谋不管在用人和带兵上蔺晨都很清楚,只是没亲眼见过军中的梅长苏,而根据梅长苏最后的叙述,其实他不会上战场打仗,依然扮演军师的角色(辅助蒙统领)。所以最后蔺晨见到的“林殊”和他的梅长苏的区别应该是林殊面对战场的激情那一面,而不只是面对江湖时耍阴谋阳谋。林殊与梅长苏的区别应当只是时间点的区别,而不应将两个人完全当成两个人。然而连我都觉得,梅长苏自己把两个人格分开了,因为“身份”。即使两个人的心性是同一个人,但是身份的不同让他没办法把两个人当一个人。因为他的两个身份一个闻名于江湖和京城,一个京城朝堂皆知。以前肆意战场的林殊是他心中最明亮的身份,在景琰面前他对梅长苏的谋士“身份”的分析,和说不变回林殊“身份”也行的骗人骗不了己的违心之论,都可以看出来他对以前身份的向往。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可以变回以前的林殊身份,但是为了更好地翻案和景琰的未来,他自己把渴望压下去了。而与大渝的战争变成了他最好的回到林殊的机会。所以他才紧抓不放,他真的不想再以梅长苏的身份苟延残喘,等待病老死亡了,他要灿烂地死去,以林殊那种灿烂的活法……

另一方面,有种说法是景琰只爱林殊,一直都没喜欢过梅长苏,或者说喜欢也是不坚固的感情,很容易被挑拨。不知道梅长苏是林殊之前,对他一直有猜忌,知道之后就跟别人说把他和梅长苏当成一个人。我很赞同这种说法,但是不会以心疼梅长苏的角度埋怨景琰,如果埋怨了就是把自己带入梅长苏或上帝视角的小言心态了....甚至可以说,林殊自己都是高兴的,一边对于景琰对梅长苏的态度隐隐刺痛,一边又对景琰始终如一耿直的心性感到欣慰,对翻案更有把握。关于景琰对梅长苏谋士身份的态度,大家从不同角度的观点看法,我觉得都是有道理的,只是剧本选择了其中一种态度来发展剧情,我不会在这里和大家争辩,争辩也没意义。梅长苏不只是想在战场上做回林殊,也想在景琰面前做林殊,但是处于各种立场的考虑,即使景琰已经知道他是谁,即使交流没有障碍了,他依然一直保持梅长苏的身份恭敬地和景琰交流。梅长苏对于他现在的身份会对事情和以前身份在大家心中的印象造成的影响非常看重,我非常心疼现在的林殊,梅长苏这样竭尽全力地维护以前的身份。电视剧为了不让bl cp感过重(虽然我眼里已经非常重了……),最后对景琰再次失去林殊的描写没有bg线浓重(虽然前期剧情重bl线),虽然如果描写过重就真的小言了,但是我非常想看到景琰第二次痛失挚爱之后的心理活动。我也非常想看到梅长苏以现在的身份像在蔺晨面前那么活泼一样和景琰相处,我一直觉得直到大珍珠那里梅长苏都太矜持了,困于身份。

诶。

这三个人都让人心疼。

蔺晨

虽然蔺晨赌气说“我不认识什么林殊”,但是蔺晨明明认识的是梅长苏的本性,也就是纯真的林殊。蔺晨不需要在战场认识梅长苏口中说的林殊之后再爱上林殊,他现在爱的就是林殊,想对梅长苏说,不要看不起我们深情的蔺大公子!梅长苏即使在蔺晨身边,想的却是回到原来林殊所在的地方。即使梅长苏在蔺晨面前已经就是本性了,他依然否定了和蔺晨在一起的十三年。“那才是属于我的地方”,所以他原本就不想以梅长苏的身份待在蔺晨身边吗?没错,梅长苏是林殊的无奈,所以林殊才会将梅长苏的身份弃之如草履。再回想一下他在此不久前才刚说过“那我就把自己托付给你了”,这句话中有梅长苏的一切尘埃落定的释然,也依然是带着无奈,甚至是松了一口气之后的对梅长苏这个身份和生命的放逐放弃。蔺晨好不容易攻陷了此人,现在却要亲手将他送上战场,陪着他,亲眼看着他将最后的生命火烛燃烧殆尽。从梅长苏决定上战场开始,蔺晨每天面对梅长苏都遭受暴击。蔺晨所珍惜的,捧在手心呵护的梅长苏却被他本人轻视、否定、甚至放弃。我想,梅长苏在蔺晨身边的十几年,蔺晨并非没有开导过他,但是蔺晨知道聪慧如梅长苏的人自己是很难说动的,他能做的就是让梅长苏做他所有想做的事,帮助他完成心愿,也许完成心愿之后,他有更多精力听蔺晨开导。我想,作为洒脱的琅琊阁少阁主,蔺晨是可以洒脱过一生的,但是他为了梅长苏应该是有不少妥协。

景琰

电视剧前期对他与小殊感情的浓墨重彩的描写与后期他放手梅长苏(也是林殊)的痛快(即使心里很悲伤)一直让我耿耿于怀,虽然大家都说他被骗了54集,但是我不相信他不知道梅长苏就是赴死去了,他非常知道林殊想要的是什么,他也知道他的身体在战场支撑不了多久,但是作为最懂和最爱林殊的人,他选择了放手和支持梅长苏本人的意愿。电视剧的选择了更大的格局,而不是儿女情长。景琰每次哭泣都是为了小殊,翻案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小殊。他对小殊的爱都快溢出屏幕了,然而在他好不容易盼来了林殊,他却为了成全他的心愿送他去战场。也许相比做皇帝,景琰最想要的是林殊继续陪伴在自己身边,或者与他一起征战沙场。但是如果林殊希望他当皇帝,希望他治理国家,那他就去做他想自己做的事。(景琰在牌位前穿的黑衣是皇帝常服吗?我觉得是最帅的一套,可惜连正面都没有)

梅长苏

家国天下几个字,将梅长苏彻底捆绑住了,当然健康也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他永远不会考虑自己的未来,估计他自己都觉得没有必要考虑未来。他大概从来没想过翻案之后他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翻案之后他还有什么想做能做的(这个主要是被病骨拖累),所以蔺晨才急于给他安排好几年的旅游计划,将美好的未来完全展现在他眼前,以这种方式告诉梅长苏,你的未来还很长,你的未来有我和飞流陪伴,你的挚友和你的小棉袄。梅长苏知道自己对不起一心一意对他的蔺晨和飞流,但是他一直觉得梅长苏做的事本是林殊所不耻的,不管梅长苏的目标有多么正直,阴诡的手段本是林殊不屑于使用的,他忠于在直面敌人与之较量的快意恩仇,而不是在背后使计谋。所以他觉得梅长苏是陷于泥沼和黑暗的,是不应该在光明盛世存在的。天下人都敬仰梅长苏,而最嫌弃梅长苏的确是他自己。他和景琰到底谁更执着于林殊我都无法分清了。他觉得林殊是高高在上的,是梅长苏这样的谋士根本没有资格去跟林殊比较,林殊和梅长苏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梅长苏十几年来一直渴望站在光明面,站在以前他站过的战场杀伐决断,直面对错。梅长苏和旁人一起,将以前的林殊捧到了无人能及的高度,连梅长苏自己都觉得无法望其项背。虽然在我看来,除了一身病骨,梅长苏和林殊的心性是没有区别的。梅长苏有着林殊正直善良的心性,却要为了自己的目的对善良的人使计谋,这种分裂是对梅长苏灵魂的拉扯和撕裂,在不断的撕裂中将梅长苏的心血熬尽!梅长苏十几年来觉得自己不但在身体上已经没有资格再称自己为林殊了,更是觉得自己一天天滑入罪恶的深渊,如果让世人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那简直是对林殊这个身份的侮辱,他是林殊完美一生中的污点。林殊完美的一生应当以他给林殊翻案,将林殊的终点定义为殉国才是一个完美的结局。“让林殊在大家眼中保持以前的样子”是他的无奈。他唯一一次自称小殊是在聂锋面前,可惜聂锋已经无法再唤他“小殊”了。梅长苏最让我心疼的是,他明明又着更广阔的眼界,更高远的视界,而偏偏就是这样,他才更向往纯净明亮的以前的自己。大家都希望梅长苏能回到原来小殊的身份,但是当他以林殊的身份,梅长苏的一身病骨生存下去之后,当“弱不禁风”不是夸张的形容而是事实之后,大家对他的处处小心和关心,他会单纯的当成关心,还是会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拖累?当大家开始在他面前忆往昔林殊,唉声叹气的时候,每一次叹气和他们口中的可惜,难道不是往梅长苏心上捅刀吗?这些事情在他身份没暴露的时候都已经发生过了,等他成为林殊,大家小心翼翼不要谈及过往,一不小心触碰的时候忽然停住,气氛冷凝仿若结冰,再打哈哈而过的场景会一直存在。就像胡歌说,即使伤病之后立马投入拍摄工作,即使用刘海挡住伤疤,但是当剧组为了他停下拍摄,重新为他打光时,他非常崩溃。梅长苏没有等到像胡歌对现在的自己一样的释然“我现在就是这样的,为什么要变回以前的样子呢?”(不知道还是有无奈在里面,还是谁让他顿悟了,还是自己悟出来的)撩起刘海的胡歌才是真正帅的让我腿软的胡歌,眼窝更加迷人,以前的嫩帅很惊艳,但是没有让我沉迷他。

即使有人说也许让他死于战场是最好的结局了,和蔺晨飞流游历山水驰骋江湖并非他最想要的,但是我觉得活着的意义还是要更大,有更多可能性。也许死在战场让林殊的一生完美无缺,让梅长苏没有遗憾,让梅长苏存在的意义更靠近林殊。但是死亡始终是小说的完美理想主义处理方法,我只是希望梅长苏能继续活着,和蔺晨游遍大好河山,和景琰一起治理天下。也许他会被蔺晨开导看得更开呢?也许他会把景琰的感情看得更重些呢?

END

P.S.我才不会说我只是想看苏宅日常五百集,琅琊阁日常六百集,江左盟日常七百集,蔺苏靖苏日常一千集呢😳

评论(3)

热度(30)

  1. 茉裳花kai春夏的詹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