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的詹

一美|胡歌

【禹殊】氓(最终章的结尾)

马克等结局

ゼン_鸢:

最近在写最后一章,可是太懒了,没写完,而且明天去泰国玩了又没时间,于是先把最后一段偷跑出来给你们过过瘾。
—————————————————————————

林殊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眼前一片黑暗,唯有泪水不断涌出来滑过他的脸,沾着血污滴在衣上。
太医们似乎还在手忙脚乱地为他熬药。
“母亲…呜呜…母亲…”耳边充斥着的都是孩子们哭泣的声音,可是他连再安慰他们的力气都没有了。
林殊被抱在萧景禹的怀里,那双大手紧紧揽着他,“小殊,别怕…不要睡,不要睡啊!”又被摇晃了几下,林殊迷迷糊糊地觉得手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好像正是当年那个作为定情信物的亲手制造的香囊。
“白头偕老”,可如今萧景禹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他了,手中还有点力气,林殊摸索着扯了扯,却发现如此轻易的便扯了下来,拽在了手里。
林殊突然笑了,或许他与萧景禹的感情就像这个香囊一样,联系之处、从根子里早就烂掉了,只是在外面看起来尚好。十年了,他人生中这最美好的十年都奉献给了萧景禹,或许落得这样的下场早就应该预料到的吧,只有自己这么傻,以为萧景禹对自己还有真心实意可言,既然十几年没亲口说过爱自己,又哪会突然说呢?不过是让自己甘心喝下毒酒的欺骗之语罢了。

“陛下…陛下…”
喉咙仿佛被灼烧,连吐出一个字都是难以忍受的痛楚。可林殊还想说些什么。
“小东西不要说话了好不好?会治好的…会好的…”萧景禹的声音颤抖着,滚烫的泪水落在林殊的脸上,“不要离开我…”
林殊气若游丝,依旧还在叫唤着,“陛下…”
萧景禹低下头,“想说什么?嗯?”
又咳了几下,满嘴都是血腥味,意识开始模糊了,陛下应该很快如愿了吧…

“贱人!”
“你给我滚出去!”
“你怎么这么野蛮任性?”
“再看他一眼都觉得烦人。”
“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哪怕是最后一刻,回忆的闪过的都只剩下萧景禹那些让他听了觉得生不如死的话语。
林殊呜咽着,拼尽最后一口气,“陛下…是臣妾…罪该万死…”
丈夫最终还是抛弃了自己…握紧香囊的手渐渐松开,眼角划过最后一滴泪,窝在丈夫的怀里,再也不动了。

评论

热度(41)

  1. 春夏的詹ゼン_鸢 转载了此文字
    马克等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