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的詹

一美|胡歌

[TSN/ME]哨兵向导AU|| Bring Me to Life ||Chapter 8

马克更新

¬itle=:

*我feel到今天有缘分,所以更新了

*持续尬文(。

*这个故事教育我们,大纲一定要保管好


[07]


08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帕罗奥托的塔外。

 

车主看上去似乎是在等人。为了打发时间,他从放在车后座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文件袋,打开文件袋的封条后,他取出内里的物件:只有一个金铜戒指和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三个男生,眉眼相似,有着一致的棕发和琥珀色眼睛。年纪看上去大一点的男生抱着最小的弟弟——因为年纪小,色素还没来得及沉淀的缘故,他的发色最浅,在阳光下泛着些许金色的光泽。而他似乎是不习惯拍照,害羞地将自己的脑袋埋在自己哥哥的肩膀里,只露出小半边脸,柔软的额发被他弄得一团糟,而后怯生生的看向镜头。剩下的男孩穿着球衣,抱着一个足球,叼着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奖牌咧着嘴傻笑。脏兮兮的挨着一边自己衣着干净的大哥,却没有被嫌弃。

 

“Alex,我搞定了。”

 

有人在外面轻轻敲了一下半开的车窗,被叫做Alex的男人回过神来,他把戒指和照片收回文件袋,抬眼看向自己那个流里流气的二弟,不明白这样吊儿郎当的人怎么会选择做一个医生:“怎么样?”

 

“一个好消息和一大堆坏消息。”Michele把拿到的资料砸向自己大哥,却被反应敏捷的Alex一手接住,他翻了个白眼,才老老实实的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座上,“等了很久吧,塔里的那群人只知道按照制度办事,有高级哨兵的通行证也不肯给我开绿道。”

 

Alex打开封口,看到里面满满的一叠纸张后他皱起了眉头:“先说坏消息吧。”

 

Michele扣好自己的安全带,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另外一个资料夹:“Dudu的身体状况没有任何的改善,虽然被塔接管了,但他的控制力远不如当初被家里监管的时候。就像我们早就知道的一样,如果将他交给塔,他们充其量也只能是给他打更多的抑制剂……”

 

他停了下来,抽出了一本病历簿,上面有着给Eduardo的用药清单,Alex看了一眼,便因为那个长度而感到愤怒。

 

“他们以为他是什么?白老鼠?”

 

“老爸签的同意书……乖儿子Eduardo也同意了。”Michele指了指上面的签名。

 

“……”Alex不说话了。

 

Saverin家后代出现高级哨兵的概率非常的高,比如他和Michele都是被塔认证的高级哨兵,按照惯例,Eduardo应该也是个哨兵才对。直到四岁那年,Eduardo不幸被绑架。等他被警方找到的时候,其中身为向导的警员发现Eduardo晕倒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只发育不健全的小鹿,而身边的绑匪们却以一种扭曲的姿势惨死……Eduardo在这样的环境下过早地觉醒为了向导。

 

除了Eduardo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在那个狭小的废弃仓库里发生了什么,而Eduardo的能力又实在太过优秀,那些想要进入他思维蓝图攫取记忆的人全都失败了——这引起了塔的注意,他们认为Eduardo必须接受塔的监管。为此Roberto和塔进行了漫长的拉锯战。他们都明白如果将Eduardo交给塔意味着什么,因此不论对方如何强硬的要求,Roberto都不愿意将Eduardo交出去。而作为一名优秀的向导,Sandra开始在家里教Eduardo如何隐藏自己的身份,他很早就拥有了自己的家族戒指,比Alex和Michele都要早,而那不意味着继承。

 

那是锁链。

 

“总之,坏消息都在刚刚给你的那个袋子里了,我们可以回去再慢慢研究,”Michele说,“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我们现在可以去找Eduardo了。”

 

“他在哪?”听到这,Alex马上收好文件,启动汽车引擎。

 

“Facebook总部。”

 

 

 

 

 

 

Mark从神游状态中恢复过来后,看见了蹲在自己身边的Eduardo,对方刚从Mark的意识蓝图里出来,缓缓的睁开双眼,但仍低垂着眼睑,很显然是还没完全缓过神。而Mark紧紧地攥着Eduardo的手,不让他有机会在清醒后离开。

 

他将Eduardo扶起来,和自己一起坐在沙发上。而后瞥见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红牛。

 

Mark开始回忆刚刚发生的事情:Sean被他拒绝后拍拍屁股走了,而Mark打开自己放在桌上的红牛喝了一口,接着他就陷入了神游。

 

这本不应发生。和Eduardo相遇之后他的精神屏障一直都很坚固,就算Mark是高级哨兵,他的五感比普通哨兵要更为敏锐,但在他的工作环境里并不存在让他瞬间崩溃的刺激物,他也没可能因此感官过载。

 

一定是Sean做了手脚。

 

陷入神游的时候他就像是沉入了深海,Mark知道自己的意识蓝图是一片冰原,但那片冰原悬在上方,而他只能不停地下坠。不是哨兵的人,以及没有试过神游的哨兵很难想象神游的感觉。那些教育课本上写的噪音,混乱,只是冰山一角,当你真正陷入神游之后,仿佛你的灵魂已经被那些你自己过分放大的感官击碎,被丢弃在你自己的意识里,你很清楚它们在哪里,但是你对此毫无办法——你已经失去了自我。

 

历史上,哨兵需要和向导配对是因为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却并不稳定,因此强制配对在那个年代变得分外平凡,“每一把剑都需要剑鞘。”Mark还记得训练课上那套庸俗的说辞。但每一位哨兵和向导心里都明白,他们是彼此唯一匹配的拼图,灵魂的缺口像一块巨大的磁石,不知疲倦的寻找着丢失的一块,哨兵需要理由去冲锋,向导需要理由去进入一个人的世界。

 

Eduardo就是他的理由。

 

突然,Eduardo清醒了,他先是看了一眼自己被Mark紧紧抓住的手,然后疲惫的望向Mark:“放开我。”

 

“不行,我有事情要问你。”Mark坚持,“关于……”

 

“你先放开我。”Eduardo看上去有点急。

 

“为什……”

 

Mark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办公室的玻璃门便被再度打开。他没有松开Eduardo的手,而是马上把他拉起来,护在自己身后,身高并不影响他作为哨兵的机动性,他扩大了自己的感知范围,充满警觉性地看向那两名闯入者——他们隐匿自己痕迹的能力很强,显然是高级哨兵。其中一名闯入者手里拿着一张门卡,他仔细的盯着Mark和Eduardo看了一会,一言不发。而在这短暂的对峙中,Mark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两张脸,有一种熟悉感。

 

“哥哥。”Eduardo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这下他知道那种熟悉感从而来了。

 

TBC

评论

热度(97)

  1. 春夏的詹¬itle= 转载了此文字
    马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