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i詹

同人

玩弄(郭羽Ax严良O,pwp)手铐/口bao/后ru/舔gang/边走边cha

无证之罪系列文 第四篇

预警:

1:字数:全文10k,其中9k肉;

2:审讯室play:手/铐,口/jiao,口/bao,舔/gang,后/ru,边走边/cha

3:有几句对话是原剧里的。

4:郭羽A x 严良O


正文请点击这里(ao3)


看完正文之后再往下看:


审讯室play写完了,半夜脑子发热,车一下子就开完了,果然pwp才是我本职。

搞了很多花样,口/jiao姿势有参考之前看到的一个欧美gif,片名就不知道了(我也想看)。

后面还有两篇,一篇是李丰田X严良(比较虐了就),最后一篇林奇X严良HE。



以下是无证之罪系列文(多pwp):

第一篇 今天也是为严良愁秃头的一天(林奇A X 严良O)PWP两辆车一发完

第二篇 意外(郭羽X严良,PWP)醉酒后car震play含腿jiao脐橙

第三篇 消失的“妻子”(消失的爱人AU)(郭羽A x 严良O,18R)


消失的“妻子”(消失的爱人AU)(郭羽A x 严良O,18R)

无证之罪系列文 第三篇

注意事项如下:

1:郭羽A x 严良O,林奇性转成男A;

2:为避免行文麻烦,所有人设定均单身!

3:原片中的女主角这里不存在,但是有些情节糅合到了这里(请确定能接受这点再往下看);

4:为剧情顺畅有原创角色。

5:这个AU基本上只是为了借鉴“消失”的部分

6:本文16k+,H部分2.6k,主剧情,略强制爱(含指/jian play)

正文请点击这里


看完正文之后再往下看:


1:文中提到的审讯室play是在这篇之前的一个纯pwp,已经写完,请看下方的第四篇,因为想把这个脑洞先补完就先完结这个,也可以直接点击第四篇先观看再看这个第三篇。审讯室就是剧里郭羽被严良审讯的房间,我脑里狼血一沸腾就烧出来这个散心病狂的play了。

2:这篇剧情还没有完全结束,会另续写一篇比较虐的把故事写完整,然后最后会有一篇甜的ending pwp。

以下是无证之罪系列文(多pwp):

第一篇 今天也是为严良愁秃头的一天(林奇A X 严良O)PWP两辆车一发完

第二篇 意外(郭羽X严良,PWP)醉酒后car震play含腿jiao脐橙

第四篇 玩弄(郭羽Ax严良O,pwp)手铐/口bao/后ru/舔gang/边走边cha

意外(郭羽X严良,PWP)醉酒后car震play含腿jiao脐橙

无证之罪系列文 第二篇

标题:意外

字数:6700+

CP:郭羽X严良(均单身设定)

预警:PWP,醉酒车zhen,含tui交,脐橙。

这里是ao3链接


PS:

这篇磨得很慢,还是想写得精练一点。

(这段其实在林队啪完后我就一激动写了个开头,然后搁置了一个月才捡起来……)

第一辆车在下面,大部分应该看过了(是林队和严良的豪车)

今天也是为严良愁秃头的一天(林奇A X 严良O)PWP两辆车一发完


第三篇 消失的“妻子”(消失的爱人AU)(郭羽A x 严良O,18R)

第四篇 玩弄(郭羽Ax严良O,pwp)手铐/口bao/后ru/舔gang/边走边cha

今天也是为严良愁秃头的一天(林奇A X 严良O)PWP两辆车一发完

冷圈是产粮第一动力,我终于也下海了……

林奇就是林队,我把她性转了,写起来顺手,所以就是男A男O的PWP。

阅前须知:

1:林奇性转成男A了,给了略霸总的设定,林奇A X 严良O;

2:此文设定骆闻和严良都单身,没有他们之间的互动描写;

3:第一段车是指/jian生/殖/腔,第二段车深/hou,口/爆;

接受以上再往下看,被雷到了概不负责啊!


点这里看ao3




PS. 写了七天,发现写文原来是个做减法的过程,肉写太详细真的不刺激,你们就当我在写爱情动作纪录片吧……


无证之罪系列文 

第二篇 意外(郭羽X严良,PWP)醉酒后car震play含腿jiao脐橙

第三篇 消失的“妻子”(消失的爱人AU)(郭羽A x 严良O,18R)

第四篇 玩弄(郭羽Ax严良O,pwp)手铐/口bao/后ru/舔gang/边走边cha

【林奇Ax严良O】ABO pwp存梗

严良lofter几乎没粮,我大概知道在北极圈是什么感觉了😂我打算自割腿肉写pwp了。

本文一些设定是这样的:

林队性转,男A男O;

此pwp大部分内容都是车,内心戏感情戏不要深究;

原剧骆闻太惨了我不会让他出现在对手戏里的;

具体的play是这样,第一辆车是撸和指/jian生/ 殖/腔,第二辆是舔/xue、舌/jian、入生/殖/腔。

新pwp国庆后开写,想继续看的建议关注tag,我平时看文基本每篇都会点赞,会把你们刷屏的....

———9.29进度更新———

4点了,才删了五百字,就这样吧,自个儿的腿肉果然柴,各位吃完就忘了吧😂

全文完: 点这里看文章

点不开链接的可以点下面all严良合集,以后更新也会归档在里面。

———9.27进度更新———

17.4k完稿,别急,我还要花一两天大修一下,国庆前发应该没问题。另外其实还有一些ti/位没写,之后可能会写3-4个短篇,每篇一个ti/位,直到我无梗可写....依然是all严良,有郭羽和李丰田(几乎都是pwp虐梗...我对不起林队)另外其实全文有一个最大ooc,就是我写的不是pwp,是G/V纪实文学😂


【咕咚/顺懂】无足鸟 2

太棒了我天...

甄琅:

肉食系列吧那就,大家都没死啊没死


修复bug如下:



  1. 有人说ssr出戏到抽卡游戏了哈哈哈哈哈哈,改成ssss


  2. 陆琛是医疗兵,不是二队的



哨兵向导AU,有私设


依旧跟演员本人无关,依旧瞎几把写




【在评论里】

社会你基哥:

就这张加菲吧……很想对他做点不可描述的事……

Diego:

我现在明白他为啥说
造型师把他弄成了一个性感神父
真的,这个娇俏慵懒的眼神
层层叠叠的和服里露出来的脖颈
虚握的扇子
覆在小腹上的手
苏点太多了
实在像是幕府将军圈养的花魁情人

【禹殊】氓(最终章的结尾)

马克等结局

ゼン_鸢:

最近在写最后一章,可是太懒了,没写完,而且明天去泰国玩了又没时间,于是先把最后一段偷跑出来给你们过过瘾。
—————————————————————————

林殊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眼前一片黑暗,唯有泪水不断涌出来滑过他的脸,沾着血污滴在衣上。
太医们似乎还在手忙脚乱地为他熬药。
“母亲…呜呜…母亲…”耳边充斥着的都是孩子们哭泣的声音,可是他连再安慰他们的力气都没有了。
林殊被抱在萧景禹的怀里,那双大手紧紧揽着他,“小殊,别怕…不要睡,不要睡啊!”又被摇晃了几下,林殊迷迷糊糊地觉得手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好像正是当年那个作为定情信物的亲手制造的香囊。
“白头偕老”,可如今萧景禹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他了,手中还有点力气,林殊摸索着扯了扯,却发现如此轻易的便扯了下来,拽在了手里。
林殊突然笑了,或许他与萧景禹的感情就像这个香囊一样,联系之处、从根子里早就烂掉了,只是在外面看起来尚好。十年了,他人生中这最美好的十年都奉献给了萧景禹,或许落得这样的下场早就应该预料到的吧,只有自己这么傻,以为萧景禹对自己还有真心实意可言,既然十几年没亲口说过爱自己,又哪会突然说呢?不过是让自己甘心喝下毒酒的欺骗之语罢了。

“陛下…陛下…”
喉咙仿佛被灼烧,连吐出一个字都是难以忍受的痛楚。可林殊还想说些什么。
“小东西不要说话了好不好?会治好的…会好的…”萧景禹的声音颤抖着,滚烫的泪水落在林殊的脸上,“不要离开我…”
林殊气若游丝,依旧还在叫唤着,“陛下…”
萧景禹低下头,“想说什么?嗯?”
又咳了几下,满嘴都是血腥味,意识开始模糊了,陛下应该很快如愿了吧…

“贱人!”
“你给我滚出去!”
“你怎么这么野蛮任性?”
“再看他一眼都觉得烦人。”
“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哪怕是最后一刻,回忆的闪过的都只剩下萧景禹那些让他听了觉得生不如死的话语。
林殊呜咽着,拼尽最后一口气,“陛下…是臣妾…罪该万死…”
丈夫最终还是抛弃了自己…握紧香囊的手渐渐松开,眼角划过最后一滴泪,窝在丈夫的怀里,再也不动了。

【TSN>莱花/ME】答案在风中飘(未成年!Lex/人妻!wardo)【七】

sy更了七。(新更新出来后删博)

火山岛:

设定:wardo已婚,(当然是嫁给了马总),35岁,Lex的家庭医生。Lex未成年,14岁。(大概有家暴?)


注意:人物属于TSN,OOC属于我。婚内出轨避雷。


Chapter 7.


十四小时前。


从Luthor家辞退的格外匆忙,Mark把Eduardo送到Luthor家大宅前,推了推又陷入自己小世界里的Eduardo,“wardo,我就在外面等你。等会再送你去医院,Dustin说要介绍医院主任给你认识。”


那天在Luthor家目睹了一地惨状之后,第二天Luthor老爷坚持在Eduardo辞退前再见一面,“交代一下”。


Eduardo知道这不过是Luthor老爷试图威胁自己,以免消息流传出去的借口罢了。但是Luthor老爷根本不需要来威胁他,如果Lex想要他帮忙,他自然会帮,不管多大的威胁他都不在乎。如果Lex不需要自己,他也不会去插手,他知道Lex是一个多固执又有自己想法的人。


Eduardo走上门前,和往常一样按了两下门铃,退后了一小步等着。


他听到熟悉的细碎的跑步声,Lex来应门了。


可能是因为前一天的伤还没好全,Lex的脚步声有些迟缓,Eduardo几乎可以想象到Lex避着裹着的石膏和纱布小心翼翼地小跑的模样。但是他开了门之后还是会摆出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来。Eduardo想起Lex那个强装不乐意的表情,不禁失笑。


门开了。


果然是Lex,和Eduardo想象相差甚远的是,他脸上是慌张而无措的表情。


他知道了。


Eduardo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以为Luthor老爷不会告诉Lex自己已经辞退的事情,在心里已经想好了各种解释的话语和应对的方法。他会哄着Lex说自己只是休假一段时间,以后说不定还会回来。他还会告诉他自己上班的州立医院离Luthor家并不远,Lex可以随时来找他。而在他说这些之前,他还一定要再强调一遍,Lex是他见过最聪明的小孩。


他希望这样可以让Lex接受他的离开。但是他没有准备好也并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一个已经知道事实的Lex。他知道Luthor老爷一定不会像他这样有耐心的和Lex解释,也不会在其中夹带一些小小的私心。


Eduardo没有猜错。


Lex看到站在门外的Eduardo,并没有和平时一样嘟着嘴让出一条道来。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Eduardo,直到Eduardo轻声提醒他,“Lex,不让我进去吗?”


“你辞职了。” Lex挥舞着手上包裹着的石膏,Eduardo注意到石膏上面有一些涂鸦,在石膏上面签名写祝福语是普通人家的传统,但是Lex的石膏上很明显是他自己的字迹,没有大大方方的展示出来,只是对着受伤者本人,藏在他自己的视线里,Eduardo已经可以想象出Lex别扭着用左手试图把石膏填得热闹些的场景了。


Eduardo有些紧张,他几乎结巴着解释,“Lex,Lex,你让我进去,你听我解释。”


“父亲说你不会再来了。你辞职了。因为你不想再牵扯上Luthor家。哈,Luthor家,真是臭名昭著不是吗,没人想惹这个大麻烦。你当然也不例外,wardo,你当然也不例外。父亲说没有人会愿意和我相处,所有人最后都会离开我,因为我不配。我只有很强大才能强迫别人留下,但是我还不够强大,我太软弱了。”


Lex一口气说完,又随着Eduardo的视线看向了自己绑着石膏的手臂,他悄悄藏起了自己的一小片涂鸦,涂鸦太少了,Lex只是微微侧转手腕Eduardo就完全看不到了。


“Lex...” Eduardo还没说完Luthor老爷就循着门口的动静从楼梯上走下来,他站在扶手旁,“医生,进来聊。”


Eduardo注意到Luthor老爷生疏的称呼,他排除了他不记得自己名字的可能,毕竟Mark Zuckerberg的姓响彻硅谷,很明显Luthor老爷在试图提醒他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个小小的家庭医生。


Lex侧过身,让Eduardo进门,在经过Lex的时候,Eduardo发现他还是把石膏上的字迹牢牢掩盖住。


“医生,希望你忘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要和别人提起也不要自己去想,就当它没有发生过,好吗?” 


尽管Luthor老爷仿佛在询问Eduardo是否同意,但是他前倾的姿势和昂着头向下扫视Eduardo的神情都带着一种天然的压迫感,Eduardo知道这个问题他是不能不点头的。


看到Eduardo没有任何反对,Luthor老爷满意地点上一根雪茄,他抽出另外一根,向Eduardo示意,“不用,Mr. Luthor,我不抽烟的。”


很少会有人拒绝Luthor老爷,即使是一根烟。中年富商有些不满地把雪茄扔回铁盒里,啪地合上。


“Lex似乎很喜欢你。” Luthor老爷掸了掸烟灰,转身在皮椅上坐下。


Eduardo心里一紧,他想起Lex和自己那个吻,Luthor老爷理应不会知道,噢,但是天知道这个控制狂会不会在家里放监视器... 可是如果Luthor老爷真的看到的话...


Luthor老爷盯着脸上不动声色,指尖却陷进手掌里的医生,“医生,你别紧张,我没有在家装监控。还是说...你真的和Lex有什么小秘密?” 


Eduardo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把指尖按得更深了一些,稳住声线甚至还笑了出来,“Mr. Luthor,我和Lex之间最大的秘密就是他经常偷偷把我的针管扔掉,我也没有戳穿过他。”


Luthor老爷只是礼节性地笑了笑,“Lex就是怕疼,这对他可没什么好处。” 他手上的雪茄已经停在半空中许久,燃了半晌无人问津的烟灰自己掉落在地上,四分五裂。“我倒是很放心你,医生,之前那几个医生可恨不得爬上Lex的床。Mark和我也认识很久了,你们可算是一对模范伴侣了。在这里,谁不知道Mark Zuckerberg宠自家人宠得要命。”


Eduardo点点头,他知道Luthor老爷提起Mark的弦外之音,毕竟那晚Mark也在,“谢谢,回头我会转告Mark的。我先去看看Lex,我带了些替换的药膏。”


Luthor老爷满意地摆了摆手,眯着眼继续抽起他的雪茄。



Eduardo推开门,Lex依然和上次一样盘着腿坐在角落里,头顶那个落地灯悠悠洒下光来,把少年的轮廓照得柔和起来。


Eduardo不自觉放低了声音,“Lex,我来给你换药。”


Lex别过头去没有理Eduardo。


屋内半晌沉默。


Eduardo走上前,跪在Lex身前,揉了揉少年的棕色卷发,“Lex,对不起,是我的错。”


“那你为什么要走,明明是你的错,为什么要我来承担后果。”  Lex的声音里有着少年独有的固执,虽然看不清楚,但是Eduardo能想象到他咬着牙的模样,然而声线却是颤抖的。


“Lex,我必须要走,你父亲不会愿意我留下,Mark也不希望。”


“Mark,Mark,Mark,当然了,什么都是Mark!” Lex突然猛地推开Eduardo,后者一个踉跄,狼狈地用手撑在背后稳住自己,看着跌跌撞撞站起来的Lex。


Eduardo表情痛苦的闭上眼,再睁开已经是一派清明。“Mark和我结婚九年了,对于我来说,当然他是最重要的。” 


“wardo,婚姻是什么?” Lex沉默片刻,又问出了和那晚一样的问题。


Eduardo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Lex,“婚姻给一无所有的人承诺,给贪心贪婪的人束缚。” 这是Eduardo的母亲告诉他的,一直以来就像戒条一样印在他的原则里。


“不,wardo,婚姻对所有人,都只是束缚。”


“Lex,那是因为你的父母是这样的婚姻,不代表所有人都是。” Eduardo早就听说Luthor家那个世纪联姻,政治和商界的联合。多可笑,把两个最物质和肮脏的东西用爱情联结起来。


“wardo,婚姻不能给任何人承诺,一无所有的人会把这一纸合约当成救命稻草,但其实到最后这张纸什么都没办法拯救。我父母的婚姻反而是成功的,因为如果这场婚姻走到尽头,这张纸可以拯救他们最珍视的东西,金钱和权力。可是婚姻不能拯救爱情,一无所有的人不会因此而获得什么,贪婪贪心的人也不会因此而放弃什么。你知道婚姻真正束缚的是什么吗?” 


Lex的手划过Eduardo的眉骨,“它束缚了这个婚姻之外的所有人,它告诉其他人你们是后来者,是多余的,你们的爱情之于这段婚姻,什么都不是。”


Eduardo感受着Lex的手慢慢抚过他的眉眼,他的鼻梁,他的脸颊,最后压在他有些干燥的嘴唇上。


“wardo,婚姻多么不公平啊,我只是晚来了,不代表这就是错的。”


Lex的手指破开Eduardo紧闭的双唇,探索到湿润的牙关,Eduardo微微张开嘴,入侵者迫不及待的进入,勾住藏在深处的舌尖,尖利的指甲陷入那团一直不安分着往里逃亡的软肉。Eduardo张着嘴,不能出声阻止也控制不住唾液顺着嘴边淌下,感觉狼狈极了,轻轻合上咬住了Lex不停动作的手指。Lex吃痛,抽出来用潮湿的指尖流连重新闭上的嘴唇,勾起滑落下巴的水光,抚平Eduardo缺水唇瓣上的沟沟壑壑。


“Lex,你太小了,你无法分辨这到底是对是错。” Eduardo偏过头,躲开Lex的手指,快速的用袖口抹去嘴上的痕迹。


“这是要换的药,我还要去医院报道,你让家里佣人帮忙吧。” Eduardo匆忙起身,把药塞进Lex怀里,Lex下意识伸手接住。


Eduardo这时才看到Lex一直遮起来的石膏上的涂鸦。


“早日康复。” 很简单的,普通人会写在石膏上的祝福语,不寻常的是这并不是祝福的家人朋友写下的,因为Eduardo看到这一行小小的祝愿下面的署名,“wardo”,最后一个字母o被涂成了实心,像所有恶俗的电影和肥皂剧情结,勾画成一个爱心形状。


Eduardo知道Lex是故意展示给他看的,从一进门起这个涂鸦就是Lex想要给他看的,只是他不会直白的暴露出来,他会让Eduardo自己去好奇、探究最后以为是自己无意间发现。就像是一场对决里最后一招,赌桌上最后一张底牌,亮出来了,就只能面对绝地逢生,或者万劫不复。


Lex顺着Eduardo的视线也看向了自己的那片涂鸦,“Cute, huh?”


“我记得我两年前打石膏的时候,Mark晚了一步,石膏上都没有空白的地方给他涂画了。Lex,你只是缺少给你写祝福语的人而已,而其实任何人都可以胜任这个工作。”


“你走进一片苹果园,如果你想摘最大的那个苹果,但你只有一次机会,你该怎么办?” Lex没有再去接Eduardo的话。


“我会走到果园的中间时做出选择,这样可以保证选出起码比50%苹果都要大的那一个。” 从小接触商业的Eduardo不假思索就给出了答案。


“你这不过是概率论,而且你还是有50%的可能摘不到最大的那个苹果。但是如果你在走进果园的第一秒就看见比你这辈子见过的苹果都要美妙的一个挂在树枝上,你难道不会去伸手吗?” 


Lex伸出手,握住了Eduardo。两只同样带着凉意的手掌相触。


谁也没办法给谁温度。


Eduardo触电一般的挣脱开,走出门,没有回头。


Lex站在原地,打着石膏的右手像是重达千斤,微微下沉,令少年前倾,上面唯一一行字迹和那个愚蠢的爱心又隐在了阴影里,最后一张底牌已经被打出,却仍是输得精光,身无分文。


长夜总有尽头,何必在此留守。

[TSN/ME]哨兵向导AU|| Bring Me to Life ||Chapter 8

马克更新

¬itle=:

*我feel到今天有缘分,所以更新了

*持续尬文(。

*这个故事教育我们,大纲一定要保管好


[07]


08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帕罗奥托的塔外。

 

车主看上去似乎是在等人。为了打发时间,他从放在车后座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文件袋,打开文件袋的封条后,他取出内里的物件:只有一个金铜戒指和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三个男生,眉眼相似,有着一致的棕发和琥珀色眼睛。年纪看上去大一点的男生抱着最小的弟弟——因为年纪小,色素还没来得及沉淀的缘故,他的发色最浅,在阳光下泛着些许金色的光泽。而他似乎是不习惯拍照,害羞地将自己的脑袋埋在自己哥哥的肩膀里,只露出小半边脸,柔软的额发被他弄得一团糟,而后怯生生的看向镜头。剩下的男孩穿着球衣,抱着一个足球,叼着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奖牌咧着嘴傻笑。脏兮兮的挨着一边自己衣着干净的大哥,却没有被嫌弃。

 

“Alex,我搞定了。”

 

有人在外面轻轻敲了一下半开的车窗,被叫做Alex的男人回过神来,他把戒指和照片收回文件袋,抬眼看向自己那个流里流气的二弟,不明白这样吊儿郎当的人怎么会选择做一个医生:“怎么样?”

 

“一个好消息和一大堆坏消息。”Michele把拿到的资料砸向自己大哥,却被反应敏捷的Alex一手接住,他翻了个白眼,才老老实实的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座上,“等了很久吧,塔里的那群人只知道按照制度办事,有高级哨兵的通行证也不肯给我开绿道。”

 

Alex打开封口,看到里面满满的一叠纸张后他皱起了眉头:“先说坏消息吧。”

 

Michele扣好自己的安全带,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另外一个资料夹:“Dudu的身体状况没有任何的改善,虽然被塔接管了,但他的控制力远不如当初被家里监管的时候。就像我们早就知道的一样,如果将他交给塔,他们充其量也只能是给他打更多的抑制剂……”

 

他停了下来,抽出了一本病历簿,上面有着给Eduardo的用药清单,Alex看了一眼,便因为那个长度而感到愤怒。

 

“他们以为他是什么?白老鼠?”

 

“老爸签的同意书……乖儿子Eduardo也同意了。”Michele指了指上面的签名。

 

“……”Alex不说话了。

 

Saverin家后代出现高级哨兵的概率非常的高,比如他和Michele都是被塔认证的高级哨兵,按照惯例,Eduardo应该也是个哨兵才对。直到四岁那年,Eduardo不幸被绑架。等他被警方找到的时候,其中身为向导的警员发现Eduardo晕倒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只发育不健全的小鹿,而身边的绑匪们却以一种扭曲的姿势惨死……Eduardo在这样的环境下过早地觉醒为了向导。

 

除了Eduardo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在那个狭小的废弃仓库里发生了什么,而Eduardo的能力又实在太过优秀,那些想要进入他思维蓝图攫取记忆的人全都失败了——这引起了塔的注意,他们认为Eduardo必须接受塔的监管。为此Roberto和塔进行了漫长的拉锯战。他们都明白如果将Eduardo交给塔意味着什么,因此不论对方如何强硬的要求,Roberto都不愿意将Eduardo交出去。而作为一名优秀的向导,Sandra开始在家里教Eduardo如何隐藏自己的身份,他很早就拥有了自己的家族戒指,比Alex和Michele都要早,而那不意味着继承。

 

那是锁链。

 

“总之,坏消息都在刚刚给你的那个袋子里了,我们可以回去再慢慢研究,”Michele说,“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我们现在可以去找Eduardo了。”

 

“他在哪?”听到这,Alex马上收好文件,启动汽车引擎。

 

“Facebook总部。”

 

 

 

 

 

 

Mark从神游状态中恢复过来后,看见了蹲在自己身边的Eduardo,对方刚从Mark的意识蓝图里出来,缓缓的睁开双眼,但仍低垂着眼睑,很显然是还没完全缓过神。而Mark紧紧地攥着Eduardo的手,不让他有机会在清醒后离开。

 

他将Eduardo扶起来,和自己一起坐在沙发上。而后瞥见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红牛。

 

Mark开始回忆刚刚发生的事情:Sean被他拒绝后拍拍屁股走了,而Mark打开自己放在桌上的红牛喝了一口,接着他就陷入了神游。

 

这本不应发生。和Eduardo相遇之后他的精神屏障一直都很坚固,就算Mark是高级哨兵,他的五感比普通哨兵要更为敏锐,但在他的工作环境里并不存在让他瞬间崩溃的刺激物,他也没可能因此感官过载。

 

一定是Sean做了手脚。

 

陷入神游的时候他就像是沉入了深海,Mark知道自己的意识蓝图是一片冰原,但那片冰原悬在上方,而他只能不停地下坠。不是哨兵的人,以及没有试过神游的哨兵很难想象神游的感觉。那些教育课本上写的噪音,混乱,只是冰山一角,当你真正陷入神游之后,仿佛你的灵魂已经被那些你自己过分放大的感官击碎,被丢弃在你自己的意识里,你很清楚它们在哪里,但是你对此毫无办法——你已经失去了自我。

 

历史上,哨兵需要和向导配对是因为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却并不稳定,因此强制配对在那个年代变得分外平凡,“每一把剑都需要剑鞘。”Mark还记得训练课上那套庸俗的说辞。但每一位哨兵和向导心里都明白,他们是彼此唯一匹配的拼图,灵魂的缺口像一块巨大的磁石,不知疲倦的寻找着丢失的一块,哨兵需要理由去冲锋,向导需要理由去进入一个人的世界。

 

Eduardo就是他的理由。

 

突然,Eduardo清醒了,他先是看了一眼自己被Mark紧紧抓住的手,然后疲惫的望向Mark:“放开我。”

 

“不行,我有事情要问你。”Mark坚持,“关于……”

 

“你先放开我。”Eduardo看上去有点急。

 

“为什……”

 

Mark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办公室的玻璃门便被再度打开。他没有松开Eduardo的手,而是马上把他拉起来,护在自己身后,身高并不影响他作为哨兵的机动性,他扩大了自己的感知范围,充满警觉性地看向那两名闯入者——他们隐匿自己痕迹的能力很强,显然是高级哨兵。其中一名闯入者手里拿着一张门卡,他仔细的盯着Mark和Eduardo看了一会,一言不发。而在这短暂的对峙中,Mark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两张脸,有一种熟悉感。

 

“哥哥。”Eduardo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这下他知道那种熟悉感从而来了。

 

TBC